九玉玄花

【來/爱萤】虹の始まる場所を探したんだ

•贺萤丸重铸

•来派love!爱萤要素注意!

       本丸入夏的同时便进入了雨季。这种阴雨连绵的日子一旦开始,房间内就会弥漫着一股受潮的木材散发出的不干燥的气味,伴随着审神者和光忠拧起的眉头,持续整个梅雨季节。“这种见鬼的地方倒是和现世一模一样啊,”倚在障子门旁的审神者望了望阴恻恻的天空,伸出了拢在袖口里的手指,搓了搓鼻尖,“啊,光忠,记得如果出了太阳一定要把被褥拿出去晒一下,壁橱里的也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湿热易生锈的天气。

       爱染盘腿坐在濡缘的木质走廊上,透过绵密的雨声,盯着庭院里的竹子出神。水滴有一搭没一搭地落在竹叶上,压弯了叶面,最后蓄了足够重力的水珠落在了下面的叶片上,像极了为了驱赶鸟雀而装在池边的惊鹿。

       在晴朗的日子里,爱染现在坐着的地方正是三日月和莺丸钟爱的位置。摆好坐垫,沏一壶好茶,再拜托光忠准备一些羊羹或是信玄饼,拉住路过的骨喰,鲶尾或是一期一振,喝着茶晒着太阳就能消磨一下午的时光。当然有时候爱染也可能会被三日月笑呵呵地喊住,不过他总是两三口就吞下了信玄饼,粘得满嘴都是黄豆粉,然后又一口气把茶喝完,连坐垫都坐不热——委实是三日月对过去的感慨太过于精深难懂,莺丸对大包平的思念又太过于长篇大论,让爱染有点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 “国俊,别坐在那里了。”发话的是明石,平时总是习惯躺在小茶几边上的他难得地保持着坐姿,颠来倒去地把玩着盘子里的空茶杯,见爱染从下雨开始便一动不动地坐在门外发呆,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审神者深以为然地附和道:“是啊,快进屋吧,外面湿气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”还有些恍惚的爱染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房间,在明石身边坐下,抬起头看到明石总是懒散地笑着的脸带上了一丝担忧,“我没事,”爱染偏过头,低声说道。明石失笑,是的,这小子从以前开始,每次逞强的时候都是这个反应。伸手覆在爱染的后脑勺上,明石一语道破了他的心事:“在担心萤吗?”爱染转过头来,眼中写满了忧虑与不安,明石知道自己猜对了,“担心萤我也是一样的,”揉了揉爱染偏硬的头发,明石安慰爱染也像是安慰自己,“但是呐,萤他比我们坚强得多,所以要相信他,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马上就是迎接萤丸“回到”这里的日子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爱染刚刚成为付丧神的时候,最讨厌下雨了。

       彼时的爱染对这个陌生而精彩的世界充满了好奇,有着孩童般旺盛的精力和求知欲。对于这样的他来说,人来人往、热闹非凡的祭典和庙会无疑充满了诱惑力。自从身为爱染的看护者的明石带他去过一次附近的夏日祭后,爱染便钟情于这种盛大的活动。可是一旦下雨,照明用的灯火会被雨水熄灭,舞台和摊位会被撤走,人们会在家避雨,这也就意味着祭典也会因此延期。所以预定举办祭典的那天要是下了雨,爱染能连续垂头丧气三四天,直到祭典重新举办的日子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一场祭典接着一场祭典,爱染依旧是这些热闹的盛会中的常客。同为常客的还有被硬拽来的明石,几乎不怎么出门的他每次逛完结束都直呼累得不行,下次再也不去了,但到了下一次还是照样被爱染强行拉走。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,明石听说哪里又要举办祭典了,就会条件反射般的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   盛夏的某一个清晨,在房间里都能听到在走廊上奔跑的爱染扯着嗓子喊:“国行!国行!附近又要举办庙会啦!而且还要连着办两天……咦?”“这次就不陪你去啦,神社里走不开,”暗自庆幸逃过一劫,明石指了指身边坐着的一个陌生面孔,“这是新来的孩子,我这几天都要忙,就拜托你照顾他啦。”是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孩子,看向爱染的绿眸里带着软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“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是新生的付丧神呀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孩子们总是相熟得很快,还没半天的时间,爱染就约了萤丸一起去参加将要举办的庙会。明石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他们两个,不过在叮嘱之后还是放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萤丸才获得付丧神的行动能力没多久,只是穿上浴衣,行走在街道上的感觉就让他觉得很新奇。“哇!好漂亮!”看到渐浓的夜色中浮动的灯火犹如长龙般地排列着,萤丸不由赞叹,马上他又被新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 “国俊,这是什么!好可爱!”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狐狸面具,萤丸爱不释手地把它举得高高的,“这里还有两条带子诶,是做什么用的?”爱染拿过那个狐狸面具,为萤丸戴上,带子在后脑勺系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:“ 这是面具哦!那两条带子是用来固定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诶!!!好黑啊!”视野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萤丸有点不知所措,“这样我都看不到你了耶!”爱染有些为难地挠挠头,试探性地问道:“那要不然就不要这个了?”“但是,它真的很可爱啊,”面具下,萤丸嘟起了嘴,孩子气地坚持着。“唔……那要不这样?”伸手掀开了面具,爱染把它移到了萤丸左侧的额边,“这样也蛮可爱的,而且逛庙会也不闷。”再次看到爱染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眼前,萤丸莫名觉得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爱染再次调整了面具的位置,“嗯”的一声点了下头,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主意,向萤丸伸出了手:“那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 “嗯!”拉住了爱染的手,萤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护者的缺席,爱染和萤丸的手里不一会儿就塞满了糖苹果、丸子还有各种各样孩子会喜欢的小玩意。然后他们手牵着手,挨个儿逛起了有游戏的摊位。一开始萤丸还在旁边看着爱染玩,熟悉了规则之后,便展现出了身为大太刀的战斗力。赢来的一大堆战利品,他俩几乎都抱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在看过舞台的表演之后,爱染和萤丸满载而归。尽了兴的爱染心情很好,甚至哼起了刚刚表演曲目的调子,萤丸则学着伴奏的乐器声“咚——!”“锵——!”地打着拍子,二人嬉闹着。游弋在草丛间的萤火虫照亮了他们回神社的路。

    “今天玩得真开心!国行平时去祭典都不会陪我玩那么久,才逛了两三个摊子,他就会喊累了。”经过神社的楼门时爱染感叹了一句,“诶~,”萤丸眨了眨眼睛,“那以后要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祭典,国行累了我陪国俊继续逛好不好?”爱染没有料到萤丸会这样说,他愣了一下,爽朗地笑了:“好啊!一言为定啰!”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刚醒来的时候,爱染听到了窗外传来的雨声,打开窗发现外面真的在下雨,于是他只得懊恼地躺回了被窝里。睡在旁边被窝里的萤丸翻了个身,揉着惺忪的睡眼,含糊地问:“国俊……怎么啦……下雨了……?”“是啊,今天的庙会一定停办了……”爱染闭上眼睛想睡个回笼觉来把这个烦心事抛诸脑后,却发现根本静不下心来,更不要说睡着了。

     “其实……下雨……我不讨厌哦……”

     “……诶?”

       爱染再看向旁边的时候,萤丸已经重新进入梦乡了,微长的眼睫随着平稳的呼吸轻轻颤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很快就传来了庙会延期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萤丸托着一盘切好的西瓜找到爱染的时候,他正一个人靠在门边怔怔地看着外面天空中不断落下的雨滴。

     “啊?你问国俊在哪里吗?下雨天他经常坐在门口发呆的,你要不去对着院子的那个房间找找看?”想起明石的话,萤丸乍舌,还真的在这里呀。“国俊,吃西瓜吗?”萤丸放下了手中的托盘,坐到爱染身侧。

     “哦……好啊。”看清来者是萤丸,爱染松了口气,取过一片西瓜默默地啃着。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吃着西瓜,看着屋檐下的雨景。沉默了好一阵子,爱染突然开口了:“你……喜欢下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萤丸咬了两口手中的西瓜,像松鼠一样地鼓起了嘴,偏着头想了想:“唔……说不上喜欢,但是也不讨厌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因为以前没怎么见过下雨吗?”爱染突然想起了萤丸应该之前没什么机会接触下雨这种自然现象,大概是觉得很新奇吧。

     “这倒也不是啦,我还不是付丧神的时候,也能感觉到下雨之后到处都会变得湿漉漉的,但是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啊,”萤丸吐掉了西瓜籽,看到爱染不解的目光,眼神变得闪亮亮的,“因为!那个时候就有人告诉过我,雨停之后可以看到彩虹嘛!他说彩虹很美丽,是彩色的,是搭在空中的桥!”

       虽然有点不忍心打破萤丸的期待,但爱染决定还是告诉萤丸彩虹并不是常见之物,“可是,并不是每次下雨之后都有彩虹的呀。”

     “诶!骗人的吧!”萤丸的表情有些苦恼,但随即又一扫眉宇间的阴霾,“那就相信这次雨停会有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被萤丸的快乐感染,爱染觉得这雨声似乎也没有那么了恼人,“你还真是个乐观的家伙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嘿嘿~”

 

       这场雨并没有持续太久,夏日的天气总是变化地这样的快,等到午后已经是放晴了,“国俊!快看!”庭院里传来萤丸兴奋的声音,爱染循声望去,一碧如洗的天空中,真的横亘着一条绮丽的虹带,延伸着,似乎要通向世界的另一头。彩虹开始的地方,正是庭院里的池塘,萤丸站在那里,似乎正打算转身去屋子里,转身就看到了已经在走廊上站着的爱染。

     “彩虹!真的有彩虹!”此刻的萤丸是爱染没有见过的惊喜和快乐,这份喜悦仿佛他自己也感同身受。萤丸的欢呼,背后的彩虹,连同雨后湿润的空气,一起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伸出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的手,萤丸试图去触碰,可那条虹带却是穿手而过,“咦?摸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噗——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被萤丸的举动逗得捧腹大笑,爱染捂住了笑疼的肚子。

     “啊!真是的!不理国俊了!”萤丸气呼呼地嘟起了嘴,余光偷瞄到爱染惊慌失措的表情,不禁也愉快地弯了嘴角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地上的水迹几乎都已经被晒干。庙会仍是被延期了,爱染的心情却是没有以往那么失落。萤丸仰头望着已经星星点点的夜空,提议到屋顶上去看星星。于是两个身体灵巧的孩子很快就翻上了神社的屋顶,选了舒服的姿势来享受这种夏夜里特有的美景。爱染躺在屋顶的瓦片上,看到头顶的绚烂的星光照亮了苍穹,交织出令人忘却呼吸的图景。

      “呐,国俊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和你,还有国行,只要有了主人,就不能待在一起了吧?”离别被猝不及防地提及,爱染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,不过一想到大家分开的一日终会到来,终究还是惶惶。萤丸望着星空的侧脸上写满了与外表年纪不符的惆怅,“我们分开以后,你还会……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……”爱染惊得坐起身来,却看到了萤丸意外认真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们身为付丧神,拥有的时间很漫长。我不过是国俊和国行生命中的过客,”萤丸直视着爱染的眼睛,像是要将他看透一般,“国俊现在不会忘记我,那么几十年以后,几百年以后,几千年以后呢?”

      “就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很漫长,所以就算我们以后不在一起了,说不定还能在哪里重逢,”凉爽的晚风拂过了爱染带着忧色的面颊,吹起了萤丸的发梢,“所以啊,不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了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”抱膝而坐的萤丸把脸埋了起来,声音听起来闷闷的,”让国俊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嗯,我没事,说起来,我现在还没有名字呢,”萤丸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平时充满了元气的样子,指着群星中最闪亮的那一颗作出了不得了的宣告,“如果我以后有了名字的话,就用我的名字来命名它吧,这样,国俊看到这颗星星就像看到我一样啦!”

 

       时光飞逝,距离那个夏夜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离别悄然而至。知道萤丸拥有名字是再以后的事了。“这下你终于有名字了呢。”又是某一个夏夜,爱染一眼就找到了那颗当时被萤丸指定的星,自言自语般地说,也不知是在指那颗夜空中发出耀眼光芒的星,还是记忆中那个乐观爱笑其实很怕寂寞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时间若是再向前推进千年,在爱染成为了刀剑男士的那段时日里,他也目睹了很多其他刀剑男士们的对过去的感慨和思念。但是爱染与三日月和莺丸不同,他没有经历过无常的权利倾轧,思念也仅是单纯地建立回忆之上。只是每当进入了雨季,爱染不会再厌恶这样的天气,心中甚至会莫名抱着一丝期待。夜空中的那颗星子,总是能让爱染想起那天背后延伸着彩虹的萤丸的笑脸,想起在神社与萤丸和明石一起生活的那段时光——要说不留遗憾是不可能的,虽然爱染现在还能见得到明石,但是,他们失去萤丸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战争爆发,须臾又走向了终结,渐渐开始有异国人狩猎刀剑,将他们带离故土。传言,萤丸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,得知这个消息的明石立刻找到了爱染,然而焦急万分的二人却是无计可施,因为他们作为付丧神,并不能干涉人类的行为。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,距离那些异国人离开的期限越来越近了,就在爱染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之时,萤丸来到了他的面前,憔悴、但是看起来比记忆中的成熟了一些。

     “国俊,你听我说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可能,暂时没有办法再回到你的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思念我的时候,就看看那颗叫‘萤丸’的星星吧,就好像我还在你身边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国行大概会自责吧,帮我向他道个歉,这明明不是他的错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国俊说过我们一定有机会重逢,我们就一定还能再见面,我相信国俊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了,国俊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要忘记我呀。

       和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柔和的星光映着萤丸已经溢满泪水的脸颊,成了爱染对萤丸最后的回忆。那夜之后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一处能够打听得到萤丸的消息,连他的存在都被世人们质疑,视作传说而论。

       只有爱染清楚地知道,萤丸并不会一直是一个传说,因为他们一定还会再见。

 

    雨声终于渐停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明石,爱染,我把你们的衣服拿过来啦!”审神者捧着一个木质的方盘进了房间,里面放的是两套干净的礼服——那是萤丸的重铸仪式上要穿的。

       审神者们的期冀与刀剑男士的思念,终于让传说将重现于世。

     “来看看合不合身?”爱染接过审神者递过来的衣服,抚摸着布料上虽然朴素但是精致的绣纹,觉得它看起来似曾相识。爱染思索了许久,终于想起,这件礼服上纹案和他第一次和萤丸一起去庙会时穿的浴衣上的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升起,阳光照耀着草木上挂着的雨珠,反射着美丽的光泽,天空中出现了一条虹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我们终将找到彩虹开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2016.05.30



评论(3)

热度(33)